當前位置:首頁> 新聞中心> 媒體報道

“為村”,為了鄉村基層治理而連接

時間:?? 來源:
【字體:????打印

本報記者 王 堯

  陶壩村,是四川成都西部邛崍市大同鄉境內一個普通山村,這里竹林茂盛,雞犬相聞,據說陶姓村民皆系陶淵明后人。可是,和不少處于凋敝狀態的鄉村一樣,“世外桃源”般秀麗的美景擋不住人們“闖世界”的腳步,大部分村民常年外出務工。直到2012年底還有81戶貧困戶,全村人均純收入6510元。如果不是“為村”的植入,陶壩村也許至今容顏依舊。

  “為村”,為了村民對好日子的期盼

  陶壩村村民鄭小琴大學畢業后成了一名“北漂”。2013年雅安蘆山地震后,鄭小琴十分牽掛距震中只有20公里的陶壩村,她參與災后恢復重建并就此留下來,成為村里最活躍的年輕人。

  2016年,在政府引導產業重建中,陶壩村村民們種上了400多畝佛手瓜,眼看豐收在望,卻找不到銷路,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好瓜爛在地里。

  2017年3月,邛崍市全域推廣“為村”平臺在鄉村落地,鄭小琴成為陶壩“為村”平臺管理員。雖然得到村黨支部大力支持,但動員村民注冊加入平臺,卻是一個艱難的過程。怎樣才能吸引村民上網呢?鄭小琴靈機一動,組織了一次“最好人緣”投票活動,她把村內孝敬的、誠信的、人緣好的村民,又拍照片又撰寫事跡介紹,然后放到“為村”上,請大家投票。這個選先進活動一下吸引了眾人關注,陶壩村村民紛紛按照鄭小琴教的方法,登錄“為村”投票,前后有1000余人參與,還熱情洋溢地發表留言評論。

  投票活動激活了村民之間的連接,人們重新找回久違的相聚一堂暢快交流的鄉村場景。“從這以后,大家完全接受了‘為村’。”鄭小琴說。

  “為村”開天辟地第一次把陶壩的村情村貌、大事小情敞開展示在互聯網大世界之中。于是,鄭小琴和村里的年輕人嘗試在“為村”上為佛手瓜找銷路。讓他們沒想到的是,幾張圖片、幾段文字竟然真的引起客商關注,一萬斤佛手瓜很快找到了買主,而且價格還相當好。

  一石激起千層浪。陶壩村一下成為遠近聞名的榜樣,附近村莊的農產品也紛紛通過各自“為村”平臺打開銷路。

  村支書孔祥華很看重有了“為村”之后村務決策方式的新變化。為了拓寬佛手瓜外運的道路,村里提出修整村路的計劃,涉及村民的耕地占用等切身利益,事關重大。在孔祥華堅持下,村“兩委”把修路計劃在“為村”公布,請大家發表意見,公開討論。“留在村里的,打工在外的,大家都很關心這件事,短短一個多小時的網絡會議,村民發言量1000余條,非常熱烈,有超過95%的人投了贊成票。”走在平整的村路上,孔祥華向記者介紹著當時村民參與民主決策的盛況。

  鑒于“為村”在陶壩村的典型應用,2019年10月20日,全國第二屆“為村大會”在陶壩村舉辦。會議期間,陶壩村從干部到村民,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開心與自信,給記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一次低保輿情引發的平臺創新

  “為村”是騰訊技術公司開發的一個網絡平臺。這個平臺的理念是“連接,為鄉村”,所以名字定為“為村”。

  2011年,騰訊女員工陳圓圓被公司指派到貴州省黎平縣銅關村掛職扶貧。最初,村里只有2.5G信號,就支書一人有智能手機。看到這種情況,陳圓圓想在連接村莊與外部世界方面做些嘗試。經過努力,有關企業捐贈了一批小米智能手機給村民使用,移動網絡鋪設到村里,陳圓圓開始教村民怎樣使用智能手機,村民也開始用上了微信。

  一樁“輿情事件”打開了陳圓圓的思路。

  2015年7月,銅關村開始年度低保的評定工作,村“兩委”召開的低保會議從早開到晚,爭論不休。陳圓圓提出建議,把低保初審名單放在村微信群中繼續討論,這就像熱油鍋里被潑進了一瓢水,立即沸騰了。“半小時內新加入40多位村民,應該都是外出打工人員突擊加入的,村民留言500多條,幾乎都是質疑和謾罵。”至今,陳圓圓仍對當時的緊張情形記憶猶新。村主任緊急寫了一份說明,講清楚低保的種類、村委開會討論的過程,并告訴大家有意見隨時可以提。甚至有人尖銳指出,為什么有的低保戶孩子都大學畢業工作了還在低保名單內。次日,村主任便入戶核實,證實不應該享受低保,回來后立即在微信群里公布。看到這個情景,罵聲轉為了贊揚。結果,這成為該村有史以來低保滿意度最高的一次評定。

  反思這次低保輿情事件,陳圓圓切身感受到了溝通的重要性。當時,“互聯網+”的概念已經被人們接受,陳圓圓便向騰訊提出為連接鄉村打造一個新型網絡平臺的方案,很快得到批準實施。平臺設了村務公開、財務公開、書記信箱、“兩委”日記四個欄目,目的是把村民與村民、村民與村集體、村莊與外部世界連接起來,促進村莊發展。

  2015年8月,“為村”平臺橫空出世。這個“為村”微信公眾號開放平臺是名副其實的“為村”打造,門檻低、易操作,為每個村莊提供專屬的功能板塊,包括村友圈、黨務、村務、服務等。

  一個偶然的機會,“為村”得到組織部門的高度肯定,并賦予其加強“農村黨建”的使命,陸續在革命老區的鄉村推廣落地。截至2019年9月29日,全國已有29個省份14228個村莊(社區)加入,注冊認證村民超250萬人。其中,有156617名黨員、11233位村支書(黨總支或社區書記)和10670位村主任(居委會主任)在“為村”平臺開展日常工作,共發布“兩委”日記1074506篇,收到群眾來信58124封。

  “為村”平臺儼然已成為鄉村振興基層實踐中令人矚目的“數據庫”。

  互聯網新平臺成為助推公共服務的強大動力

  陶壩村有了鄭小琴這樣充滿熱情、活力的年輕人和孔祥華這樣與時俱進、全心為民的村支書,鄉村治理的數字化進程大大提速。騰訊公司主要創始人、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發起人兼榮譽理事長陳一丹說,要實現鄉村振興,關鍵就是要激發鄉村人的內生動力。“為村”助力了中國的基層治理和鄉村振興,并將一直幫助村民,追趕這個數字化時代。

  北京大學社會學教授、長江學者邱澤奇認為,“為村”的最大作用就在于實現了包括黨務、村務、事務、商務等各領域在內的“上下交互”,疏通了原本堵塞的“上下交互”同路,創造了各類行動主體真實或虛擬的“共同在場”。在各種功能板塊的基礎上,再通過社交板塊的推動,“為村”平臺最終為鄉村生活構建了一個非常完整的社區社交生態圈。鄉村振興正是在“人人為村”的參與和鄉村共同體的共建中逐漸實現的。

  邛崍市委組織部長雷鳴則告訴記者,2017年,村支部書記們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:新平臺讓他們成了24小時工作的人,上下班時間“不存在”。村民隨時有問題要解決,發到書記信箱里,只要遲一些回復,就會被村民在“村友圈”投訴。

  “為村”讓群眾足不出戶,以一種更便捷的方式來感知、了解、參與、融入到周圍正在發生的一切變化。方便民主決策、方便村務公開……“為村”平臺在城鄉基層管理方面有著巨大的價值,也終將為鄉村振興提供強大助推力。

  陳圓圓說,“為村”項目未來的目標是要覆蓋更多村莊,但不會盲目追求速度,爭取每個地方都做扎實。“為村”作為鄉村移動互聯網能力建設,不是一蹴而就的。讓政府、村委會、村民都愛用,切實服務于基層治理和鄉村振興,才是平臺建設者的迫切愿景。

(來源:中國社會報2019.10.24)

掃一掃在手機端打開當前頁

中文域名:民政部.政務聯系我們網站地圖
版權所有: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  網站標識碼:bm12000003
ICP備案編號:京ICP備13012430號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79號

民政系統
政務新媒體矩陣

版權所有: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電腦版